張大千的黃山情懷

【時間: 2019-07-13 08:57 內江日報】【字號:
▲ 張大千系黃山建設委員會委員,有開發黃山之功。

黃山四絕“奇松”“怪石”“云海”“溫泉”令人心儀稱頌。故偉大行者徐霞客發出感慨“登黃山,天下無山,觀止矣”。國畫大師張大千也具有濃厚的黃山情懷,他對黃山的貢獻與情結如下。

其一,張大千對黃山的開發功勛卓著。張大千分別于1927年5月1931年9月、1935年9月、1936年3月四上黃山,以追蹤前賢的黃山之路,圓滿他的“近代黃山畫派始祖”“黃山畫派最后的集大成者”之旅。對于黃山的開發,張大千曾自述:“(1927年5月)第一次去黃山時,荒草蔓徑,斷橋峽壁,根本無路可行,我帶了十幾個工人去,正是逢山開路,遇水搭橋,一段一段地走,行行止止,向山上去搜奇探險,方便了日后游黃山的人才有徑可循。”他還認為,“黃山在我們這一代,可以說是我去開發的。”(見《張大千的世界》謝家孝著,臺灣徵信新聞報出版,1968年,第46頁)

其二,張大千對黃山的評介獨到科學。他以畫家、攝影家、詩人的眼光,多角度闡釋了黃山的特征及美,“黃山好在一個奇字”“黃山風景,移步換形,變化很多。別的名山,都只有四五景可取,黃山前后海數百里方圓無一不佳”“不到黃山,不親眼看到黃山的云海,誰會相信天地間竟有這樣的云海?”他還比較說“(臺灣)阿里山之云海是一片死海;泰山云海只見其遼闊,仍為一片死海。黃山云海則不同,因為黃山多奇峰,天氣晴和之時,則不見其峭,每當云海來時,群山在下,而峰巔則浮于云上,遠近層次畢現,山色蒼翠,山巔之松濃黑如墨,與白云相觀,深者愈深,白者愈白,玲瓏浮凸,成為無數島嶼,而白云受到山峰的阻擋,乃成回環流走,穿插群峰之虛,互相排擠,彼此激蕩,一派流動,蔚成奇觀,乃為天下之有云海者之冠也。” 他在1940年所畫《黃山云海》中題詩:“蓬池幾回干,桑田幾番改。誰信天地間,竟有山頭海”,即把黃山云海構成“山頭海”奇觀作了絕妙的描述。對于黃山松,張大千除格外欣賞之外,還有“俯瞰云海銀世界,不及天都第一松”的評價。此外,張大千描繪黃山的諸多題識也不乏深意,點出了黃山勝景之性、之理、之情、之態,如《黃山文筆峰》《黃山九龍瀑》等。張大千對黃山朱砂泉也有評價,他在其作《朱砂泉》上款識:“溫泉大抵多硫磺味,惟黃山朱砂泉無之。”

編輯:李江
記者:汪 毅  
【相關閱讀】
街机金蟾捕鱼 双色球12年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pk10杀码 手机上赚钱的买卖 今天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三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安卓捕鸟达人变态版 河南快三3同号遗漏 澳洲幸运5走势图 玩游戏赚rmb 五子棋布局技巧 雅尚彩票游戏 河北快3-中奖助手 同花顺模拟炒股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软件